欢迎您光临必赢手机app下载官方网站!

倪阳都喜欢,占全省获奖项目发明专利授权量的83.4%

时间:2020-03-13 13:34

图片 1 人物检索 :倪阳,1963年出生于北京。1988年毕业于华南工学院建筑设计研究院,获硕士学位。2010年上海世博会中国馆副总设计师,现任华南理工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副院长。代表作有广交会琶洲会展中心、南京侵华日军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扩建工程、希尔顿酒店等。 南方工报5月7日第六版整版报道他是大学校园的教授,却身着普拉达,腕戴宝嘉丽。他说自己的设计多在晚上和飞机上完成。这是一个独具个性的人,一个时尚潮人,一个身在花花世界却内心纯粹的人。 他就是华南理工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副院长、中国馆副总设计师——倪阳。 结缘华工师从大家 “我学建筑,在华工读书,在华工工作,一路走来,仿佛是冥冥中的缘分。”面对记者倪阳娓娓道来。 倪阳是北京人,在广东上学,血脉却在江南。他说:“我祖上是湖州人,爷爷奶奶出生在当地有名望的读书人家。父亲虽然是搞地质的,却酷爱写字画画,家中也曾有一些古画。我那美术的底子,可以说是受到国画的影响。奶奶的家谱上,见到过理学家朱熹的名字。六叔是搞建筑的,从小看我长大,就对我说:‘考建筑系吧,你那些跳跃式的思维能够用得上’。” 于是高考时倪阳报考了华南理工大学建筑系,入学后他的成绩一直独占鳌头,设计科目常常满分。大学三年级就获得了第三届全国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一等奖,在学校引起轰动。同年,倪阳参加汕头金沙公园工程的设计投标,一举中标。这是他人生中第一个中标的实际工程。“当时还拿了300元设计费,对于每个月只用30元的年代,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啊,”倪阳乐呵呵地回忆,“一下子就成了小富翁。”但在大学期间最令他难忘的还是华工深厚的文化底蕴和那些教过他的教师,这使他受益匪浅。 大学毕业后,就在倪阳考虑去哪工作时,华南理工大学建筑设计院招收研究生,倪阳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报考了,最终以专业第一名成绩被录取。当时何老师带着他们几个研究生一起讨论、一起工作,度过了快乐的研究生时光。就读期间,他参加了日本举办的国际建筑设计竞赛并获奖。“没有老师的培养,也没有我的今天!” 在建筑界名声鹊起 研究生毕业后,在设计院领导的诚意挽留下,倪阳放弃已经联系好的工作留了下来。“当时陈院长和何院长告诉我留下来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更好的前景。事实上也是如此啊。”倪阳很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 1999年,“逸夫人文馆”举行招标。长期生活在华工,倪阳对学校的人文氛围、环境气候十分熟悉,在何镜堂院长的指导下,倪阳的设计理念和环境紧密结合,人文馆方案在面向东面的一侧有意设计成规整的平面,以对应东湖湖岸线教学区严谨的建筑风格,西侧则借助园林的设计,融入西湖休闲娱乐生活;建筑的南北两侧都退让出较多空间做绿化休闲广场,不但使东湖和西湖湖滨路的视线相交,而且广场利用地势产生“跌水”,水在建筑之间流动,使本来被分割的东湖和西湖因为建筑的存在而被真实地连接起来。逸夫人文馆建成后成为学校的标志性建筑,被誉为探索新岭南文化的代表作,荣获了建设部一等奖,国家优秀设计金奖等诸多奖项。 之后,他又和何院长一起迎来了又一个高峰——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二期工程的国际建筑设计竞赛中一举中标!该方案在尊重原有一期建筑的同时,突出遗址主题,营造纪念性氛围,强调了建筑的节奏感。建筑整体大气,极具视觉冲击力,符合倪阳一贯的设计风格。该建筑建成后获得了广泛的好评,现已评为建设部一等奖。倪阳也开始在建筑设计界声名鹊起。 “我比老婆都爱逛街” 男人都怕逛街,倪阳却很喜欢。“我比老婆都爱逛街。”琳琅满目的商品,服装、首饰、包装盒……大到电器、小到一个装饰扣,倪阳都喜欢。“因为它们的设计、色彩都会给我灵感。”正在施工的广州希尔顿酒店外型就是倪阳看到一个礼品盒迸发灵感设计的。 倪阳自称是一个思维很跳跃的人,他喜欢各种各样能带来灵感的东西。电影、音乐、绘画、摄影、旅游、足球都是他的爱好。“我最骄傲的两项技能是足球和绘画,高中时,曾参加过省级足球比赛并获得第二名,绘画则成了我专业的一部分。” 在拉斯维加斯的酒店喷泉前,他听到波切烈的《DON’TSAYGOODBYE》感觉很“震撼”,因为这音乐和现场的建筑、喷泉、灯光融为一体,达到了建筑氛围的和谐境界。这首歌也成了他的最爱。 《拯救大兵瑞恩》他看了好几遍,电影最后一个拉升镜头让他十分感动,从拯救一个兵到拯救人类自身,一个宏大的叙事主题得到充分展现。“我最喜欢大气的风格”。 古巴马克思主义革命领导人切•格瓦拉是倪阳的偶像。“我喜欢他,革命成功后他放弃了优越生活,一直坚持自己的信念和理想,他是一个纯粹的革命者。” “我平时喜欢浏览一切对我有帮助的书,但我设计的时候从不看书,随心所欲,我的切入点和别人不一样,很快就能完成构思。” 倪阳的很多设计里都有水和桥,在他看来建筑是凝固的、大气的,水则柔美、灵动,而桥则带着你迈入建筑的内部,聆听建筑无声的叙述,三者完美结合阐述了倪阳心中建筑的至美。 对话 谈中国馆 “中国馆是真正的集体创作” 记者:上海世博会从开园以来,中国馆一直是最热门的展馆之一。国际展览局主席蓝峰甚至称赞:“来世博会参观,一定不能错过中国馆。”作为中国馆的副总设计师,你对自己的作品满意吗? 倪阳:中国馆确实美轮美奂,其中包含了很多先进的设计理念。但不能说是我的作品,中国馆体现的是团队的力量,因为在建设过程中进行了多次调整,和我们最初的设计有很大差别。由于参与意见的人多,修改的也多,中国馆已成为真正的集体创作了。 记者:中国馆预约券现在是一券难求。您能和观众说说怎样更好地欣赏中国馆吗? 倪阳:其实,大家可以错开高峰期参观,因为中国馆永久保留,以后也可以参观。现在去参观的朋友,在离开展区时,不要选择手扶梯下楼,可以从旁边的全景式观景坡道下楼,从不同角度俯瞰整个世博园。 谈建筑 成就大国建筑之梦 记者:天生天分高,又遇到很多好的老师,你的成长似乎很顺利。 倪阳:刚到设计院的时候,我也基本是从底层做起的,画一些平面图之类的,有一次,一个简单的洗手间就修改好几遍,老师对我要求很严。这些辅助性工作非常锻炼人,没有这些积累,也不会有后面的作品。 记者:都说建筑设计师是大地的画家。真实的建筑设计师生活是怎样的? 倪阳:其实很辛苦。做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时,常常是早上还能开口说话,下午只能通过笔纸和施工人员交流工作。没办法,讲话太多喉咙发炎。这份工作实在是太忙太累太辛苦。一周七天,除了吃饭睡觉,几乎所有时间都在办公室。 记者:您刚才说到中国现在许多具有国际水平的优秀建筑设计师,在投标时,却没有得到与外国设计师平等的竞争机会。这会不会阻碍中国建筑业的发展? 倪阳:中国建筑业的快速发展,给了建筑师很多机会。但现实也不容忽视。正是在这种挑战和机遇并存的情况下,我们的建筑师在承受了最沉重的负担的同时爆发了最强的生命力,它让我们以忍辱负重的姿态去贴近理想与真实,去成就大国建筑之梦! 谈生活 “穿得精致才能设计好的作品” 记者:教授在人们印象中都是衣着简单,朴素恬淡。但您的风格好像不是哦。 倪阳:我喜欢名牌,穿得精致才能设计好的作品,但是我吃得简单,除了应酬外,常常是东区饭堂,省事呗,夫人也很忙,家里很少开火,我家买一包米可以吃一年呢。 记者:能说说您平时的生活状态吗? 倪阳:太忙了,每周只能休周日下午半天时间,还不断被出差、下工地或者各种会议剥夺。我都没关心过孩子的学习,很长时间才能和家人在一起吃餐饭,跟客人似的。现在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休个完整的周末。

图片 2报纸版面

科技日报5月14日第12版、人民网讯科学技术奖励体现国家发展政策和战略导向,体现科技对经济社会和谐发展的支撑和引领,同时引领科技发展方向。近年来,广东省充分发挥省级科技奖励的导向和激励作用,积极贯彻落实省委、省政府建设创新型广东的战略部署,建立了相对完整的科技奖励制度体系,并在奖励对象、奖项结构、奖金额度、奖励数量、评价方法和指标等方面进行了改进和完善,及时奖励自主创新重大成果,为营造创新环境,激发创新活力,促进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做出了积极的贡献。日前,广东省隆重召开科学技术奖励大会,表彰2009年度优秀科技成果和杰出科技工作者代表,从获奖成果来看,集中反映了近年来广东科技工作的五大亮点。

济南日报5月25日第9版讯中国馆能否成为新地标,不是任何一个人能说了算的,要经过历史考验和社会评价千万不要觉得外地和外国的好就搬过来,这不是城市建设的方向,要把握“两观三性”世博会的场馆建设,启发我们城市规划和建筑一定要兼顾“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  从上海世博园浦东区主入口望去,一眼就能看见巍峨壮观的中国馆。层叠出挑的建筑外观、庄严华美的中国红,使得中国馆在众多场馆中十分夺目。作为上海世博会的点睛之笔,中国馆将在世博会结束后研究保留。经过我们近一个月的联系沟通,上周一晚8点,中国馆总设计师、中国工程院院士、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院长何镜堂先生,终于在百忙中如约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电话采访,并向记者阐述了中国馆的设计理念,尤其是他对当代中国城市建筑文化的体会和理解。  “中国特色,时代精神”,中国馆以斗拱为架构、以斗冠为造型、以九宫格为屋顶,古典大气,极富中国韵味;许多细节符合节能环保理念,体现了设计者的匠心独具  作为东道主,国家的展馆是上海世博会主题演绎的主要展示区和重要载体,中国馆承载了中国民众的深深期望,同时注定要受到全世界的关注。2007年4月25日,中国馆项目设计方案面向全球华人招标。  作为国内一流的建筑设计师,何镜堂深知世博会场馆设计的重要性,“每一届世博会的主办国都希望通过场馆来展示本国的历史文化,展现文化与科技的最高成果。”得知消息的何镜堂当晚就从上海赶回广东,并很快组建起了竞标的团队。怎样完美地展示中国5000年文化历史,展现改革开放30多年来取得的成就,并且契合本届世博会主题“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诠释21世纪的城市与人居文明,何镜堂提出了“中国特色,时代精神”的8字方针。  “放在美国、法国甚至非洲都可以的场馆,那不叫中国馆。只有体现中国文化、中国特色,又能与时俱进、体现时代精神的才能成为世博会的中国馆。”“中国特色,时代精神”,简单的8个字怎样破题?何镜堂首先想到了很多中国元素:中国红、汉字、剪纸、中国画、京剧等。“中国还有着丰富的历史文物,如以鼎为代表的夏商以来的青铜器文物。中国的传统建筑同样特色鲜明,其城市布局和园林设计都有着自己独特的印迹。”这些都给何镜堂的创作提供了灵感。  “中国城市往往呈现棋盘式结构,就像是练字的九宫格,相互对称。而且中国建筑是木构架的框架式结构,而西方建筑多用石头建造。”经过深思熟虑,何镜堂的中国馆“中国器”设计方案初步成型,它以斗拱为架构、以斗冠为造型、以九宫格为屋顶,极富中国韵味。  最终,何镜堂的“中国器”从344个竞标方案中脱颖而出,并和清华大学及上海建筑设计院组成联合团队,由何镜堂任总设计师。中标后,“中国器”改名为“东方之冠”,更能体现场馆的外观特点及上海“东方明珠”的美誉。  “中国馆造型比较抽象,有人说它像斗拱,又有人说像斗冠、粮仓,甚至还有人说它像火锅。”说到这里,何镜堂笑了起来。但不管是哪种联想,何镜堂表示人们一看到这个建筑就知道“这是中国的”。63米高的中国馆呈鼎立之势,是中国形象、中国精神的象征。“中国5000年历史文化之所以生生不息,中华民族天人合一、厚德载物、师法自然、和谐共生等民族精神是一个重要元素。”  中国馆的外形吸取了大量的中国元素,而采用现代材料、技术、美学观点加以糅合。在何镜堂的讲解下,记者了解到,在其古典大气的外形下,中国馆有着许多细节之处,符合节能环保的建筑理念,体现了设计者的巧妙构思。  中国馆四面墙体都有31个中国式的椽子,东、西、南、北分别篆刻了对应的方位词,样式是印章,其实是通风洞,笔画镂空处便是通风孔。中国馆玻璃斜置,只能采用全封闭式,通风就靠这近百个“印章”。何镜堂对这个设计颇为得意。  中国馆造型奇特,由上至下逐渐收缩,架空的设计,使得基底平台能自然通风,而上宽下窄、层叠出挑的造型起了遮阳作用,而且能达到冬暖夏凉的效果“夏季太阳高晒时,阳光是照不进观众等候的基地平台的。而冬季太阳一般较低,平台能有6个多小时沐浴在阳光里。”  地区馆屋顶“新九州清晏”是一个27000平方米的开放空间,世博会期间主要用于人流疏散和公共休闲活动。同时,树木葱茏的屋顶园林也是调控温度的“天然空调”,能产生8℃至10℃的降温效果。  中国馆屋顶装有太阳能电池板,为场馆提供了清洁绿色的能源;广场用透水砖铺设路面,雨水可以渗透进砖块内部,给地面降温。  往常的建筑方案一般由建筑行业内部的专家评判,而中国馆则要接受全中国人的评论;何镜堂最满意的两件作品,从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到中国馆,恰如中国从灾难屈辱走向繁荣富强的两个坐标  中国馆建成后,不出意料地出现了很多反对之声。有人觉得“斗拱”的造型太传统,没有体现出创新;有人觉得场馆外表大面积使用中国红,作为代表中国的元素,这种颜色太普通;还有人觉得在上海设计这样一个充满古典气息的建筑,与“海派”文化格格不入。面对争议,何镜堂的回答平和而不失自信:“对于一个建筑,谁都可以提出不同的看法,而且建筑也有其艺术、文化的性能,每个人见仁见智。”何镜堂称,往常的建筑方案一般由建筑行业内部的专家评判,而中国馆则要接受全中国人的评论,建筑不可能做到让所有人满意。让何镜堂感到欣慰的是,中国馆的设计得到越来越多游客的认同,“不管是媒体还是普通游客,对中国馆反响都还不错。”  1889年的巴黎世博会建造的埃菲尔铁塔,现在已经成为巴黎的地标性建筑。本届上海世博会,中国馆无论从高度、大小、形态还是它的地位来看,都称得上是本届世博会的标志性建筑。本届世博会结束后,中国馆能否像埃菲尔铁塔一样,成为上海的新地标?何镜堂表示,人们对于建筑的态度总是不断变化着的,比如,埃菲尔铁塔刚造好时,大家都不喜欢,甚至非常厌恶,认为在巴黎这个充满文化气息的浪漫之都出现这样一个钢铁怪物是非常不协调的。法国文化界人士和市民也表示了强烈的反对。但是,埃菲尔铁塔在世博会期间受到了游览者的欢迎和肯定,并渐渐成为巴黎不可替代的一部分。“中国馆能否成为新地标,这件事情不是我说了算的,同时也不是任何一个人说了算的,这要经过历史的考验和社会的评价。”  除了世博会中国馆,何镜堂还曾主持设计了西汉南越王墓博物馆、大都会广场、中国市长大厦、华南理工大学人文馆、鸦片战争海战馆、深圳科学馆、佛山电力大厦、浙江大学新校区总体规划及主楼、华南师范大学南海校区、重庆大学、江南大学、广州大学城、北京奥运羽毛球馆、北京奥运摔跤馆等。说起自己最为满意的作品,何镜堂选取了两项工程,一件是上海世博会中国馆,另一件则是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扩建工程。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中,何镜堂选择了众多的建筑元素,深切悼念遇难的同胞,控诉大屠杀暴行。“我今年72岁了,那场大屠杀差不多发生在我出生之时。70多年后我主持设计了世博会中国馆。”主持这两项设计,何镜堂觉得是冥冥之中的天意,“从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到中国馆,恰如中国从灾难屈辱走向繁荣富强的两个坐标,能够参与这两个设计,自己也感到一种责任。”  何镜堂说,一件优秀的建筑作品是会说话的,在它面前,人们会对它体现出来的文化蕴意有所深思。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中,在通过“冤魂的呐喊”雕塑、灾难之墙、累累白骨充分展示侵略战争的野蛮残酷、谴责战争和屠杀罪行的同时,何镜堂更通过一系列艺术形式,如“和平大钟”、主题雕塑“和平女神”、和平广场等,告诫警示人类防止和远离战争,追求持久和平。通过两种对比,让人们顿生珍惜幸福、期盼和平之感,有效地提升和弘扬了主题。雄伟壮观的中国馆,以“东方之冠,鼎盛中华,天下粮仓,富庶百姓”的构思主题,表达中国文化的精神与气质。国家馆居中升起、层叠出挑,象征着中国的崛起。  年逾古稀的何镜堂并未停下忙碌的脚步,天津博物馆、上海交通大学钱学森图书馆、澳门大学横琴校区、成都火车站……何镜堂未来几年的日程表排得满满的。他向记者表示,希望以后也能有机会去山东进行建筑设计。“现在是社会推着我向前走,当一个人的工作与社会追求同步时,会发挥很大的能力。我走的是设计与研究结合的道路,我会一直走下去。”何镜堂爽朗地笑着说。  只有充分具有地域、文化和现代特色的建筑,才能称为优秀的建筑,把外地或外国的建筑简单照搬过来,不是城市规划建设的方向;城市规划和建筑要兼顾“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  改革开放30年以来,中国的城市建设取得巨大成就,对中国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做出贡献。但在成绩的背后,城市的规划建设也存在着一系列的问题,如千城一面、缺乏个性就常常被人们所诟病。对此,何镜堂有着自己的思考。  “中国在改革开放初期,因为和世界隔绝太久,人们的思想观念还十分落后保守。改革开放初开国门,国外的思想、理念、技术一拥而入,人们来不及消化吸收,往往全盘接受。”何镜堂介绍,现在中国每年新增建筑面积几乎占全球的一半,人们建设城市的热情太高、速度太快,一幢建筑物几个月就建起来了,工地上到处可见倒计时的标志。思想的发展跟不上城市建设发展的速度,人们没有时间仔细研究,在城市建设和规划上急功近利,抄袭国外的研究成果,结果造成“千城一面”。“千万不要觉得外地和外国的好就把它搬过来,这不是城市规划建设的方向。”  与此截然相反的是,一些城市为了迎合某些人,邀请外国的建筑设计师,追求“奇”和“怪”。许多城市具有标志性意义的重要建筑,都有外国建筑设计师的参与。不少建筑设计师发出感叹,中国的建筑市场正成为外国设计师的“试验场”。“其实这是一种不好的思想,误以为先进的建筑就是求奇求怪,追求与众不同。”何镜堂透露,当初在中国馆设计项目招标时,考虑到中国馆要与中国的文化理念相结合,所以最终在国内和海外华人建筑师中征集方案。  一方面我们没有给我们的后人留下多少足以成为经典的当代建筑,另一方面我们又拆掉了很多历史遗留下来的、精美的、文物级的建筑。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许多历史建筑消失在“旧城改造”的过程中。何镜堂对这种现象也表达了忧虑之情:“城市本身是个整体,历史建筑代表了这个城市的发展脉络,如果全部拆除,这个城市就失去了‘根’。”何镜堂认为,在城市建设中,死抱传统不行,一味创新也不行。要将历史传承与现代美学要求相结合,通过学习、创作,不断领会。  在城市建筑设计中,何镜堂提出要把握“两观三性”。“两观”即和谐整体观和可持续发展观;“三性”,指建筑创作要体现地域性、文化性和时代性。“在城市建设上,首先考虑当地的气候、地形地貌以及文化特色,做到城市与自然环境、人文环境相协调,使城市的文化内涵不断提升。”何镜堂举例,像广东气候潮湿,夏季气温高,建筑设计时就要考虑这种气候特点,同时还要考虑当地的岭南文化。在上海、北方做设计又与广州不同。“每个城市的气候、地形地貌、文化底蕴都不尽相同,如果能充分考虑到城市的特点,那么设计的建筑自然不同。”  “世博会场馆中,有突出本国悠久历史和博大精深文化的,如泰国馆和一些东南亚展馆。”这些展馆展示了传统建筑、艺术以及生活方式中的经典元素,具有浓郁的民族风情。第二类展馆展示了新科技、新材料的运用,对今后城市发展方式进行了有益的尝试。如日本馆“紫蚕岛”,馆外覆盖超轻的发电膜,采用特殊环境技术,是一幢“像生命体那样会呼吸、对环境友好的建筑”。德国、法国等一些欧洲展馆由于经济发达、技术进步,展示了环保、低碳的生活方式,是今后城市发展的方向。加拿大馆以舒适的环境和可持续发展展示了未来的生活方式。还有以美国馆为代表的,“着重展示理念”。美国馆的建筑十分平淡无奇,展馆中放映着电影短片,讲述坚持不懈、创新以及社区建设的故事。  何镜堂指出,世博会的场馆建设,启发我们城市规划和建筑要兼顾“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城市建筑首先应从城市的环境出发,建设宜居的、生态的生活环境。人文景观与自然景观相互协调,不能以牺牲环境的代价换取城市的发展。第二是城市配套设施齐备,公共交通网络发达,交通便捷,有完善的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等。而最重要的一点:“一个宜居的城市,人要具有比较高的文化道德素养,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要和谐,言谈举止、行为规范等素质要与现代城市相匹配。”如果一个城市生活富足、环境优美,但人与人之间关系冷漠,缺乏安全感,这也不适合居住。  5月6日,世博会公众参与馆特别推出了“相约名人堂———与院士一起看世博”活动。活动每周邀请两位院士,以讲演、与专家讨论、与观众互动等方式,从科技角度解读世博会,何镜堂也在受邀之列。何镜堂说:“这个活动的目的,就是通过院士向大众解读科技,促使科学走向大众。”活动邀请了各个专业的50余位院士,通过数字网络、信息智能、低碳环保、生态能源等多个主题来解读世博会。  何镜堂说,世博会展现了城市发展的方向,让大家不出国门看世界,能够对城市发展进程、对城市文明有所了解。采访最后,何镜堂向山东朋友发出邀请:“上海世博会的时间长达6个月,希望山东的朋友能够有机会看看世博会,亲身感受一下,也欢迎山东的朋友能去中国馆看看。”(本文照片除“中国馆”外,均为何镜堂先生提供)

企业技术创新主体地位持续提高

近年来,广东企业创新能力指标一直位居全国前列。本年度的271项省科技奖获奖成果中,由企业独立承担或参与完成的项目共161项,占获奖项目数的59.4%,比上年度增加10.8%,其中企业为第一完成单位的项目共112项,占企业获奖项目数的69.6%。这些获奖项目涵盖了新材料、新能源、电子信息、生物医药和装备制造业等领域,累计新增利润227.6亿元,新增税收47.2亿元,创汇68.6亿美元,创造了良好的经济效益。获奖企业共获得发明专利授权271项,占全省获奖项目发明专利授权量的83.4%。这些成果为企业提升核心竞争力提供了重要的科技支撑。

由番禺珠江钢管有限公司完成的《大口径直缝双面埋弧焊钢管工艺技术及系列产品研究开发》一等奖项目,在引进国际先进生产线后进行消化吸收再创新,先后研发专利技术20多项,其中发明专利3件、实用新型专利19件,同时主持制定国家标准1项、作为主要单位参与制定国家标准3项。该项目产品取得壳牌、API、BSI、ISO等国际质量认证,产品远销国内外50多个国家和地区,成为国内直缝焊管行业的龙头企业和最大的直缝焊管生产及出口基地。2006—2008年公司新增利润2.43亿元,新增税收7062万元,创收外汇2.96亿美元。

产学研合作创新成效显著

近年来,通过与科技部、教育部、中国科学院、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以及境外科研机构合作,广东建立起了特色鲜明、机制灵活的产学研合作新模式,极大地提高了集聚创新资源的能力,产学研合作创新成果大量涌现。2009年,参与广东产学研合作的高校200多所、中科院院属机构64所,参与合作的广东企业4000多家,开展合作项目6000多项。省部、省院产学研结合工作开展以来累计实现产值7000多亿元,累计新增利税近千亿元。29项一等奖成果中,由企业与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开展产学研合作完成的项目达15项,占一等奖获奖总数的52%,比上年度增加37%。这些项目共获得专利授权77项,其中发明专利57项,占全省获奖项目发明专利授权的17.5%,累计新增利润13.5亿元,新增税收8.86亿元,创汇1.86亿美元。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广州亚运会赛会志愿者廖雨濛,改造落地建设的项目——东城讯通改造项目将举行动工仪式